敌敌畏纪事

敌敌畏纪事

敌敌畏纪事_第12章

要给钱的优良品德,应该不会为难他们吧?
  他们默默思考,行至半路,见斜刺里突然窜出一个人。
  来人也是短发,头发干枯发黄,上面挂着好几根布条,乍一看好似bàozhà头上绑了脏辫。他脸上挂彩,身披长袍,领口大开,赤脚踩地,宛如日本浪人。
  谢凉他们立刻被镇住了。
  这一眼望去,他们愣是没看出他是哪国人。
  因为才讨论过别人穿越的事,他们都怀疑他可能是同伴。
  此刻见他双眼发直地盯着他们,他们便觉得可能xìng更大了。
  谢凉试探道:“哈喽?”
  窦天烨道:“空尼其哇?”
  江东昊冷淡道:“啊你啊塞哟?”
  方延咬着手指:“萨……萨瓦迪卡?”
  “日本浪人”没开口,继续死死地盯着他们。
  管事奇怪地看一眼谢凉他们,暂时没理会,主动迎上了“日本浪人”。
  这时不远处又跑来一群人,也冲向“日本浪人”。浪人终于有了反应,嗷嗷大叫抱住旁边的树,紧接着被一群人按住,飞快地抬走了。
  谢凉等人:“……”
  窦天烨脸都白了,魂丢了一半,颤声道:“你们说会不会庄主是穿越的,见不得别人穿越,所以看见观光车就把咱们骗了回来,打算关着或虐待咱们,你们看这不就弄疯了一个吗?”
  其余几人想的差不多,脸色也不好了。
  管事折回来,见他们似乎被吓到了,叹气道:“那是我们小少爷,最近得了失心疯。”
  窦天烨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:“哦,你们高兴就好。”
  言下之意,什么小少爷,你们爱怎么说就怎么说。
  我们小少爷失心疯,我们高兴就好?
  我们高兴个头!管事的手有些抖,但想起“不雅”事件便放弃和他们沟通,颤抖地带着他们进了书房。
  书房里只有两个人,一位是面带愁容的中年男,另一位就是先前那个青年。
  二人见他们进门,纷纷从座位上起身,青年还亲自往前迎了几步。
  谢凉意外地挑眉。
  这个态度显然是有事相求,难怪要补钱啊。
  “在下石白容,这位是家父,”青年率先开口,“方才我表弟和诸位的赌局让他们用了轻功,有些胜之不武,一会儿我让管家把钱补上。”
  谢凉不愿多待,直言道:“你们有事就说。”
  石白容道:“不知几位从何处来?”
  谢凉自然不会告诉人家他们现在无依无靠,说道:“你先说事吧。”
  石白容静了一下,没有坚持,问道:“公子可知江湖四庄有个百年不变的规矩?”
  谢凉道:“不知。”
  石白容便为他们详细解释了一遍。
  二百多年前,四庄的人受了一位侠客的大恩。
  可以说没有那位侠客,也就没有后来的四庄。当时的四位庄主感恩不已,为恩公雕了座等身像,立在神雪峰上,打算每年过去吃斋念佛地守半个月为恩公祈福。后来不小心被恩公知道,恩公想阻止,四位庄主则诚心想拜,双方讨价还价一番,改成了每五年去一次。
  今年恰好又到了一个五年。
  而且还有一个月就是四庄相约的祈福日。
  按照规矩,祈福的人名要提前三个月jiāo给这次牵头的山庄,倘若那人临时有事去不了,则要亲自找好替代者,再告知山庄一声即可,原因是有可能出门在外来不及联系家里,为表诚心就强调了“亲自”二字。若是意外身亡,则是另外的说法了。
  谢凉道:“所以?”
  石白容无奈道:“今年春泽山庄定的人是舍弟。”
  谢凉几人:“……”
  哦,那个疯子。
  石白容道:“舍弟十岁被送去飞星岛习武,每年只回一次,今年恰能出师归家,父亲便定了他去祈福,谁知半月前他却得了失心疯。”
  他微微一顿,干脆细讲了一遍。
  这算是最近江湖上发生的大事了,春泽山庄天赋惊人的小少爷回家路上突然失心疯,众目睽睽下一路疯着被抬回了山庄。因飞星岛不在中原,外面便都传他是得罪了外族邪教,被算计的。
  谢凉几人沉默
下载敌敌畏纪事TXT就在TXT2016小说网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