敌敌畏纪事

敌敌畏纪事

敌敌畏纪事_第122章

九道:“那你想怎么着?”
  谢凉道:“你先说一半。”
  乔九难得没有和他过多纠缠,喝了一口茶,慢悠悠地道:“当年我外公把我从白虹神府接出来便送到了静白山上,静白山是离尘老人的地盘,他只收了八个徒弟,每一个都是疯子,我是第九个。”
  谢凉抬头看向他。
  乔九勾起一个笑,又晃了晃字据。
  谢凉道:“成,我认。”
  乔九顿时通体舒畅,暂时没往下说,而是把茶杯一放,愉悦地吩咐:“过来,先给我捶捶肩。”
  谢凉:“……”


第053章
  谢凉道:“喝多了没力气, 我给你捏捏吧, 我一边捏你一边说。”
  乔九想了想, 勉强接受。
  然后他便见谢凉拖着凳子站起身,到了他的身后。
  凳子是圆凳,没有椅背。谢凉紧挨着他坐下, 双腿分开放在他的两侧,伸手给他捏肩:“说吧。”
  乔九看一眼彼此的距离,警告道:“你捏就好好捏, 不许趁机占我便宜。”
  谢凉道:“我知道。”
  乔九感受一下, 挑剔道:“用点力。”
  谢凉道:“成,我尽量。”
  说着, 果然加了一点力道。
  这听话的姿态让乔九顿时不适应,侧头疑心地瞅瞅身后的衣角, 见谢凉确实不像是要作妖的样子,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满意:“伺候好我, 我给你算工钱。”
  谢凉笑了:“哦,每月给多少?”
  乔九道:“十两银子。”
  谢凉道:“九爷大方。”
  乔九道:“但你要是伺候不好我,我一个铜板都不给你。”
  谢凉好脾气地道:“嗯, 我也尽量。”
  他本想顺着点乔九, 好歹把事情先套出来。
  然而某人是真招恨,也兴许是憋久了终于能折腾他一顿,就吊着不说,把一门心思都放在了监工上,比如“左边再用点力”“右边的手往右边来一点”“会认xué道吗, 要不我教你”等等,他忍着干他一顿的冲动,放轻了力道。
  乔九立刻挑刺了:“你挠yǎngyǎng呢,没吃饭?”
  “吃了,酒劲上来犯困,”谢凉道,“你要再不说点什么让我提神,我可就睡着了。”
  乔九一听便知他的意思,但还是教育了一句:“你这样放在别人家是要被打死的。”
  他指着肩膀的一处让谢凉捏,察觉身后的手移过去,这才道,“离尘那老头xìng子古怪,教出来的徒弟除了我之外,没有一个是好东西。”
  谢凉:“……”
  宝贝儿你以为你就很招人喜欢?
  “那老头还总说让我们爱护同门,”乔九不太高兴,“他们有什么好爱护的,一个个都是疯子,亏我心志坚定才没在他们的祸害下长歪。”
  谢凉:“……”
  恕我眼拙。
  他嘴角抽搐:“后来呢?”
  “后来徒弟一个个长大,被老头轰下山了,”乔九道,“我是十七岁下的山。”
  谢凉微微一顿。
  乔九十七岁,那一年归雁山庄的老庄主离世。
  按照江湖人的说法,乔九是匆匆赶回去的,恐怕连外公的最后一面都没见到。那之后他与白虹神府决裂,收编归雁山庄的势力并入天鹤阁,成了如今令人忌惮的乔阁主。
  听他话里的意思,似乎与同门并不亲近,白虹神府里的亲人又一个不认,连儿时的玩伴兼表弟在外面因为他和别人吵架,嘴里喊的都是“九爷”而不是“表哥”,这应该是得了他的吩咐。
  这些年,他身边大概就只有一个天鹤阁陪着他。
  他肆无忌惮、嚣张跋扈,要是哪天不小心玩脱挂了,可能也不会有太多留恋,就那么无所谓地闭上了眼。
  谢凉看着面前的人,突然道:“九爷,要是你哪天出意外死了,被人扒光了乱摸……”
  乔九道:“谁敢?”
  谢凉道:“死都死了,有什么不敢的?”
  乔九道:“那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他。”
  嗯,挺好,谢凉想。
  看来还是有在意的东西,有就好,至少不会觉得死在哪里都无所谓。
  “你问这个干什么?”乔九回过头,怀疑地盯着他,“你是不是想过等我死了
下载敌敌畏纪事TXT就在TXT2016小说网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