敌敌畏纪事

敌敌畏纪事

敌敌畏纪事_第139章

 方延的冷汗都下来了。
  不知是不是错觉,九爷虽然看着挺和善,但气场好像比以往都强,他总有一种灵魂都会被拎出来的错觉。特么谢凉是真有胆啊,竟敢找这样的主过一辈子!
  乔九盯着他看了几眼,掏出匕首一下下玩着烛芯,说道:“谢凉为何去混江湖?”
  方延感觉快要跳出胸腔的小心脏一瞬间回归原位,因为这事谢凉是jiāo代过的。
  他都不需要酝酿情绪,眼中迅速积满泪水,盯着九爷无声流泪。
  乔九一点都不为所动:“哭什么?”
  “我……我害怕,控制不住,你别看、看我……”方延越说越委屈,“哇”地一声哭起来了。
  乔九点了他的哑xué,慢悠悠换了一个舒坦的姿势,亲切微笑:“没事,尽情地哭,等你哭累了咱们再往下说。”
  方延顿时闭上嘴,默默望着他,小肩膀一抽一抽。
  “不哭了?”乔九给他解开xué,“你看这样多好……”
  一句话没说完,只见方延扯开嗓子,“哇”地又哭了。
  乔九觉得这一定是谢凉那头小狼崽给出的主意,他干脆不点xué了,就这么看着方延哭。
  卧槽你还是个人?
  方延眼泪婆娑,继续努力哭,希望小伙伴们快点来。
  窦天烨几人的房间都在附近。
  他们收拾完桌子便回来了,此刻听见哭声急忙进门,看了看中间的蜡烛和九爷手里的匕首,齐齐惊悚,冲过去抱住方延:“怎么了?”
  方延一头扎进窦天烨的怀里,踏实了。
  乔九耐着脾气又问了一遍:“谢凉为何要去闯dàng江湖?”
  哦,这事。
  几人顿悟。
  于是整齐地扔下一句“不知道”之后,窦天烨和赵哥便忙着安慰方延,只剩江东昊看着乔九。
  乔九也看着他,微微眯起眼。
  江东昊继续回望,神色冷峻。
  他属于越遇见大事越木然的类型,根本不会泄密。
  所以顶着九爷的目光和压迫,他的眼神越来越空洞,很快达到灵魂出窍的状态。
  乔九:“……”
  这绝对也是谢凉的主意。
  他看看一屋子的人,轻笑一声,没再bī问,更不准备留宿,起身便走了。
  窦天烨几人直到望着他的身影消息才整齐划一地松口气,然后窦天烨他们在方延的嘴里得知原由,也觉得谢凉太sāo,不过好在谢凉的办法管用,算是有惊无险。
  方延吸吸鼻子:“他会善罢甘休吗?”
  窦天烨道:“阿凉说够呛。”
  方延哭道:“什么破眼神,非找个这样的!”
  窦天烨道:“谁让他看上了呢,换个角度,九爷也是因为关心阿凉嘛。”
  方延心想也是,抹把泪,终于不哭了。
  几人劫后余生地互相拍肩,各自回房睡了。
  他们想的没错,九爷果然没放弃,这天起便对他们发起了精神攻击。
  首先遭殃的是窦天烨。
  他今天刚往茶楼里一站,就见九爷溜达着进来坐在了正中央的位置,紧接着笑容灿烂地环视一周,客人立刻都吓跑了。他见茶楼的掌柜一副要跪的样子,只能认命地回家。
  其次倒霉的是江东昊。
  九爷大概是记恨昨晚的仇,来到江东昊的棋摊把他身上的钱都赢光之后,又残忍地将他杀了一个片甲不留。江东昊木着脸收拾好棋摊,出城门便去爬云浪山了,结果半路遇见天鹤阁的人,被他们请回了山下,于是回大宅搬来梯子上了屋顶。
  赵哥和方延见状都没出门,老实地待在了家里。
  然而待在家里也不安全。
  因为九爷收拾东西就住进来了。
  大宅顿时一片愁云惨淡。
  不过好在窦天烨几人丧惯了,自闭一天后便淡定了下来。
  窦天烨专心写故事,方延专心做衣服,江东昊专心看棋谱,赵哥专心研究美食,梅怀东则专心练剑。烦的时候几人就扔下手里的东西,拿起小铲子在院里开垦出一块地开始种菜,种完还围观窦天烨跳了一段海草舞。
  乔九在旁边看了他们两眼,离开去处理天鹤阁的事务,等到饭点才回来。
  窦天烨他们观察了好几天,发
下载敌敌畏纪事TXT就在TXT2016小说网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