敌敌畏纪事

敌敌畏纪事

敌敌畏纪事_第14章

来了,说是在睡觉。谢凉几人便不再管他,坐在饭厅等着开饭。
  相比之下,同样一晚没睡的石白容一点倦意都没有,仍是那副淡然的模样。
  他早晨先去看了看弟弟,接到江东昊的消息时人家已经爬下了假山,便只能在吃饭时关心地问一句:“江公子还好吧?”
  谢凉道:“嗯,他喜欢爬山。”
  石白容道:“听说他有些不对劲?”
  “没事,他每次站在山上都那样,可能曾在山上受过重创,”谢凉随口胡诌,“你们不用理会,他的坎只能他自己过。”
  石白容点点头:“我昨夜观他的棋步便觉他心xìng坚韧,落子很有灵气,假以时日必成大器。”
  是哦,前提是成大器前他不会先把自己丧死。
  谢凉几人整齐地回了一个迷之微笑,不想多谈。
  这时庄主恰好进门。
  接着饭菜被一一端上了桌。
  谢凉看了一眼庄主。
  这庄主依然是一脸的愁容,话极少,基本都是石白容在和他们聊。不过可以理解,小儿子突然这样,换谁心里都不会舒坦。
  庄主察觉到他的视线看向他,动动嘴唇似乎想说什么,但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,对他点了一下头算作打招呼,然后伸手扒饭,神色越发愁苦。
  谢凉心思一转,随便找了一个话题想和庄主聊聊。
  可是很诡异,连续三次都是石白容接的口。三次后他就不试了,免得“知道太多”惹祸上身。
  倒是庄主看见他的神色,怕他在这个节骨眼上多想,主动解释道:“谢公子莫怪,我最近不便开口。”
  谢凉还没接话,窦天烨就好奇了:“为什么?您嗓子好像没事啊?”
  “是没事,”石白容道,“是舍弟的病来得太莫名,我们便找到天鹤阁想要细查,除去定金外,乔阁主开的另一个条件是要家父一个月内每日只能说十句话。”
  庄主点头,眼底带着点悲愤。
  谢凉几人:“……”
  江湖上真是什么人都有。
  窦天烨道:“他为何提这条件?”
  石白容干咳一声,见父亲并不反感,措辞道:“家父他……平时很喜欢和人闲谈,加之舍弟生病一时心急,那天和乔阁主说的话便有些多。”
  哦,说白了就是话痨呗?
  让一个话痨一天只说十句,那阁主也是有才。
  窦天烨和方延反应一下,不约而同望向谢凉。
  都这么可怜了,结果一大早就被你浪费了一句,你有罪啊!
  “……”谢凉镇定地转移这个两丧货的注意力,看着石白容,“那阁主姓乔?乔什么?”
  石白容道:“乔九。”
  谢凉几人:“……”
  石白容道:“怎么,认识?”
  谢凉道:“见过一面,当时不知道他的身份。”
  乔九是他们穿越来认识的第一个人,且貌似活得挺张扬,他便多问了一句,没想到真是那位阁主,他于是好奇地问了问天鹤阁。
  不过大概是有些忌惮,石白容说的不多,只道天鹤阁是买卖消息的地方,春泽山庄这次买的便是自家小少爷得病前发生的事。
  谢凉见石白容不太愿意评论乔九这个人,识趣地没再问,边吃饭边回想乔九那身肆无忌惮的调调,心想这倒像他干的事。
  此刻被讨论的乔阁主刚接到手下的消息。
  他最近有事要办,并没回他的云浪山,所在地距离知春镇不算太远。
  看完纸条上的内容,他笑道:“春泽山庄这是要找他们帮忙。”
  心腹道:“秋仁山庄肯干么?”
  乔九道:“除非他们能查到谢凉他们的来历,不然就得认。”
  心腹应声,琢磨着纸条上让手下差点看瞎眼的画面,推测道:“他们那么折腾,是不是想去买衣服?”
  “应该是,”乔九笑着起身,“这事等和他们混熟就能确定了。”
  心腹一愣:“您是说……”
  乔九道:“不是接了春泽山庄的生意吗?我跟过去查查。”
  心腹道:“您亲自去?”
  乔九道:“我闲。”
  闲什么闲,果然还是对那伙人好奇吧?
  心腹没敢戳破他的心思,贤良淑
下载敌敌畏纪事TXT就在TXT2016小说网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