敌敌畏纪事

敌敌畏纪事

敌敌畏纪事_第25章

是断袖?
  可既然花钱买了人,想干点什么那也是没问题的吧?看窦天烨他们的样子,谢凉还能要了他的命不成?
  莫不是以前弄死过人?
  玩得这么狠?
  某人停在身上的视线太久,谢凉终于又看了他一眼。
  乔九一脸的纯良无害,贴心地掏出方巾递给自家少爷,转身走向正和掌柜要房间的护卫,等着领钥匙。
  秦二公子这时也进了客栈。
  短暂的消沉后他重新振作,和气地过来和谢凉闲聊,把话题往石家小少爷身上拐,见谢凉不接话茬,干脆直问:“不知谢公子和我贤弟是在哪儿认识的?”
  谢凉笑道:“这就不足为外人道也了。”
  秦二公子噎了噎,问道:“那是如何认识的?”
  谢凉道:“这也不足为外人道也。”
  秦二公子道:“认识多久也不足为外人道也呗?”
  谢凉赞道:“秦公子聪明。”
  秦二公子冷笑:“我看你是没办法回答吧?”
  谢凉拿过一个空杯子,又倒了杯茶水:“有这么一个故事,话说有位公子得了个宝贝,虽在旁人眼里算不得什么,但他却很珍惜,不愿与人分享。一日某个路人得知此事,上门问东问西地非要看,若公子不拿出来那便是有鬼,不仅强人所难还无理取闹。”
  他把杯子递给对方,问道:“秦公子觉得呢?”
  秦二公子的表情顿时十分精彩。
  “对不住,每人的习惯不同,”谢凉歉然道,“在下不怎么喜欢把自己事说与不熟的人。”
  秦二公子勉强笑道:“我只是好奇罢了。”
  谢凉回以微笑。
  秦二公子简直想甩袖走人,但忍了忍,愣是忍下了,补充道:“我是觉得石贤弟有些可惜,便忍不住想听人说说他的事。他自小天赋惊人,一手飞星剑练得出神入化,谢公子可看过么?”
  谢凉本想继续微笑不做声,但觉得这少爷实在卖力,便回了一句:“哦,他没提过他练的是什么,原来叫飞星剑啊?”
  “我记得应该是这个,但也兴许是我记错了。”秦二公子没有诈成功,只能自己填坑,表情都要维持不住。
  乔九站在不远处看戏看得差不多,见秦家小子在谢凉手里走不过两招,便拿着钥匙回来了:“少爷,要回房歇息一会儿么?”
  谢凉点头,客套地与二公子道了别,起身上楼。
  依然是两人一间,也依然只有一张床。
  谢凉进门扫了一眼,看向乔九:“你今天想睡绳子了么?”
  客栈可不会给乔九搬软塌,他们只能睡一张床。
  谢凉虽然不介意和别人住一个屋檐下,但这么躺一张床上还是不太习惯。他想起小龙女能睡绳子,便问过乔九,得知人家可以睡,于是就想看一看这个神技,也刚好把大床给他让出来。
  然而九爷一向不是委屈自己的主,有床能睡,自然不会睡绳子。
  所以他毫不犹豫地回道:“不想。”
  谢凉换了个角度攻克:“猜出我是断袖还敢和我睡一起,不怕我占你便宜?”
  乔九倒没想到他能这么坦诚地把话挑开,笑了一声,反问道:“你打得过我?”
  谢凉:“……”
  他拉开椅子坐下,沉默不语。
  他想的倒不是这件事,而是想到他比较喜欢带感的小零,这又是个武侠世界,万一他将来找的小零会武功,以后兴致一起,小零一个轻功带着他飞上万丈高的大树想在上面来,他究竟能不能面不改色地完成?要是不能,这得多丢人?
  乔九不知他想的什么东西,坐在他身边道:“你把秦家小子惹毛了,不怕他在神雪峰报复你?”
  谢凉回神,无所谓地道:“在我答应祈福的那一刻就已经是惹到他了。”
  他好奇道,“春泽和秋仁有什么仇,他就这么跳脚地想抓人把柄?”
  “只是有点矛盾,”乔九道,“秦小二是一心想把他大哥比下去,为讨他父亲的欢心才这么迫不及待地想立功。”
  谢凉道:“不是据说他要和白虹神府的千金成婚么?还不够他父亲重视?”
  乔九道:“因为白虹神府的千金很多。
下载敌敌畏纪事TXT就在TXT2016小说网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