敌敌畏纪事

敌敌畏纪事

敌敌畏纪事_第286章

的谢凉。
  这好像是他第一次见谢凉穿红衣。
  乔九的念头一闪而逝便再也无法思考别的了。他一眨不眨地看着谢凉,走过去停在床前,对他伸出了手。


第117章
  谢凉坐着没动, 笑道:“干什么?”
  乔九道:“来接你。”
  谢凉道:“接我干什么?”
  乔九道:“去拜堂。”
  谢凉笑了笑:“哦……那成婚后你要老实点听我的话, 知道吗?”
  跟来的天鹤阁精锐集体竖起耳朵。
  嚯, 九爷乖乖地说会听话,画面简直太难得了,感觉可以记一辈子!
  乔九垂眼看着面前的人。
  他心脏狂跳, 思绪里满满地装着谢凉,依然无法思考别的,但脸上却没露分毫, 听完这一句几乎是下意识地挑起了嘴角:“你也得听我的话, 知道吗?”
  谢凉只觉眼球被刺激了一下。
  他家九爷素来适合穿红衣,如今这一笑更显得恣意张扬, 美得像画出来的似的,让人完全移不开眼。他觉得用尽今生所有的运气来遇见这个人真的太值了, 定定地望着他,笑着握住了他的手。
  两只手碰在一起, 二人顿时都觉出了对方指尖的凉意,瞬间握紧彼此。
  乔九微微用力将他拉起来,努力端着淡定的神色, 在欢呼声中与他并肩向外走。
  红布从房门铺到了前院, 尽头是一顶红轿。
  谢凉穿越至今还没坐过轿子,这股新奇感稍微冲淡了一点紧张,他最后看一眼乔九,望着娇帘在眼前缓缓地放了下去。
  欢天喜地的锣鼓一路响到天鹤阁,之后便要按照他们这里的风俗来。
  谢凉跨了一个火盆, 接过乔九递来的红绸,与他各牵一端,进了总部大堂。
  窦天烨一行人都跟了过来,站在两旁望着这对新人。
  金来来也在队伍里。
  不同于其他人脸上的喜气,他笑得有些僵,整个人都陷在一股极大的紧张里,当听着“一拜天地”的时候,他浑身的汗毛都zhà了,后退半步,死死抓住了身后护卫的手。
  不为别的,只因这护卫是他舅易容的。
  虽然他舅保证了只想来喝杯喜酒,但他还是好怕他舅突然一个暴起把婚事搅了,万一真出事,那他以后不仅会被自家兄弟嫌弃死,自己也没脸见表哥表嫂啊!
  叶帮主的手被他捏得有些疼,但没有理会,仍安静地看着这两个人。
  当年那个被乔九活剐的小丫鬟临死前将一切和盘托出,他知道乔九中了阎王铃,但一直以来都以为dú已经解了,直到少林之劫见乔九不受双合散的影响,他这才猜测儿子是以dú攻dú。
  以dú攻dú,百dú不侵。
  他知道儿子这些年肯定吃了不少苦,也知道很可能会影响寿数,所以这大喜的日子,他真不是来搅局的,只是想着儿子既然不拜高堂,那他过来看一看总行吧?
  他望着身穿喜服的乔九,压下眼底的酸涩,认真当他的护卫。
  司仪扬声道:“夫妻对拜!”
  乔九和白虹神府那点事人尽皆知,谢凉的父母又不在身边,于是二拜高堂直接省了,跳到了下面的环节。
  二人相对而拜,起身时彼此的视线撞在一起。
  乔九实在没忍住,低声道:“从这刻起,你便是我夫人了。”
  谢凉笑道:“相公,打个商量,我好歹是男的,你把‘夫人’改成‘夫君’行吗?”
  乔九:“……”
  司仪:“……”
  司仪努力装没听见,扬声道:“送入洞房!”
  金来来眼见礼成,猛地松了一口气,擦把冷汗,几乎有点劫后余生的热泪盈眶。
  他没等哭,便隐约听见一声压抑的抽噎,扭头一瞅,见方延眼眶通红,暗道这小子真的好能哭,问道:“你又怎了?”
  方延哽咽:“我高兴,没听过喜极而泣吗?”
  窦天烨听见他们的对话,伸手搂了搂方延的肩,望着新人离开,一时感慨万千。
  没想到当初最想回家的那个竟是最早成婚的,命运真奇妙。
  从啃野菜到今天的谢帮主,我们凉真的棒!
  祝阿凉新婚快乐,以后不凉!
  ——《敌敌畏日记窦天
下载敌敌畏纪事TXT就在TXT2016小说网!